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63|回复: 14
收起左侧

[军普&历史] 50年前的农村写照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179 天

[LV.10]奔月玉兔

发表于 2018-1-20 09: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个时代有几部著名的农村作品,经典的就是《艳阳天》,到东郊的焦庄户去拉练时,当地人说这是小说的原景地。这个著名的老根据地是个半山区,背靠东山,因此被小说作者起名东山坞,这个地方水少,地下水位很低,因此才可能在这里挖地道。而不能像现在那些用他们的卑劣心理和无知的脑细胞糟改红色经典《地道战》的无耻导演们拍的剧本那样:高家庄附近还有大湖。村名叫焦庄户,实际上焦姓不多,这个村的主姓是萧马两姓。所以小说里的女主角想嫁给萧长春才会受到那么多的阻力,原因是他们同姓不同辈,尽管早出了五服。小说拟焦姓做东山坞村里的大姓,也是想回避这个当年还不太接受的认识。

这个村在抗日时期,马姓的贡献较大,好几个著名的村领导和烈士都是马姓族人。但解放战争,土改以后萧姓是村掌权人,许多次运动时,那些想出风头的工作队员无不是利用这两姓的矛盾来胡搞,可是这些人很少认真考虑过农村的家族复杂性,经常是两头不讨好。其实小说也很好的解释了这个问题,在小说中,往往焦马两姓有很复杂的通婚关系,但作为两姓的头面人物,却有较多的矛盾。

小说描写的事是初级社到高级社的过渡时期,东山坞这个地方主体是两姓,焦和马,两姓都有较为富庶的,也都有贫穷的,它是两个初级社合并的高级社,原来的富裕社明显是马姓当家,但也包括了较多的焦姓富裕户,另一个较穷的社焦姓为主。本来有一个外姓的韩书记担任社长兼支书,但是他在工业大建设中带着一部分村里的年轻人进城做工人了——当时名为支援工业建设,实际就是征地后的招工补偿。韩姓书记离村前,强烈要求他的同姓族弟担任村里的支书兼社长,因为这明显是缓和焦马两姓宗姓矛盾的一个缓冲剂。但是学生出身的区长坚决不接受,这个好大喜功的区长企图用较为富庶的马姓拉动这个合作社的快速富裕。先富带后富,想法也是很好的想法,结果是在遭到天灾后,马姓社长只顾拉着一些富裕户做生意,村里的穷户挨饿受冻!当然这也就免不了农民的上访告状,乡党委书记赶来重新改组这个行政村的农业合作社,任命一个小姓萧姓的人担任村支书兼合作社长,他是个复员军人,妻子早逝,上有老父,下有一个年幼独子。整个小说的故事由此展开。

这篇小说其实比现在全部“纪实文学”更加写实,更加真实。尤其比伤痕文学时期的绝大部分作品要真实。它揭示了几个论坛上经常被某类ID混淆的几个事实。其一是歧视农民,户口二元化。其二是招工指标全部被村干部贪污了,其三是:农民工受压迫。从村里的招工情况就可以看到这一点,首先,这个村确实是原村长兼支书带领部分村民进城务工,但这不是他滥用职权,而是上级专门选调,这个韩姓村长兼支书是村里的老党员,威信高,能力强且经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考验,有很强的办事能力。可以预料,他进入新建的工厂后绝不是当挖沟砌墙的壮工,很可能就是那个新建厂的党委书记或工会主席,他长期在农村很了解农民的情况,能够很有效的做好那些跟随他进城务工的农民的工作,有利于快速的把他们转化成合格的工人。农民和工人由于所处的环境不同,必定有许多与规范化大生产和规定严格的城市生活不相适应的个人习惯,如何快速的把他们转变成为合格的工人是个极为困难的事情,正如伟大领袖所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而这些威信素著的农村干部带村民进城恰好是一个较好的解决办法。

现在大批农民进城务工,问题极多,盲目的进城,导致他们在工资待遇处理上的残酷相互竞争,是他们处于极度弱势,成了狼心狗肺的黑心港台资本家任意宰割的羔羊。当然也包括大陆新生的黑心资本家。但另一方面他们在农村养成的生活习俗还难以适应城市的生活节奏和制度,在三环四环路上经常看到这些农民工骑车高速逆行,这出了车祸固然伤害匪浅,但他们这样无视交通规则——也许根本就不懂得,难道不是错误?由村里的领导人带队进城,定向进场做工,无疑是克服这双向问题的绝佳措施。这样进城后也就不存在什么“农民工”的问题。因为这个带队进城的人是老村干,他能领导全村十余年,威信和办事水平也必定不低,他带走的村民明显的平均分布在这个村的各个族姓和阶层,也就让村里极少因此产生矛盾。

村里的党组织力量强大,自然村里的宗族矛盾就比较少,反过来也一样。书中乡长是个学生出身的极端分子,他曾因工作严重失误被从区长降为乡长。他的典型作为就是:强迫命令,不听劝阻。东山坞的前任村长进城前,强烈要求自己的族弟担任继任村领导,此人也是一个老党员,确实能力比不上其兄,但他从事基层工作多年,妻子来自焦姓宗族,也有比较充分的社会基础。但学生出身的乡长毫不考虑前支书的忠告。坚决的从马氏族里提拔了一个抗战时期的保长担任村领导。结果就造成了村里的剧烈矛盾。完整地看过本书的人就会知道,该村的马姓也是个大宗族,而且这个村土改前的主要富裕户都来自马姓,村里只有一户地主马小辫,他家是这个村自明朝以后就担任保甲长,直到抗战马小辫因为畏惧鬼子胡乱挥动的战刀,把村保长职务让给同姓的破落户马之悦。村里只有一户富农,会计马立本的父亲,他也和马小辫是刚出五服的堂兄弟。以马姓为主的富裕马生产队长家却是雇农,极为贫困,他未成年就为了家贫自己卖壮丁去国民党军当兵,后来成了解放战士,因重伤复原回乡,十几年的军旅生活让他敢说敢干,但也容易激动和被宗族势力利用,和他父亲的胆怯内向完全不同。
与马姓族的贫富分化大相反,焦姓族却最富裕的不过是富裕中农,但下中农、贫农多,基本没有雇农。典型的两家就是焦淑红家和韩百仲的妻子家,焦淑红家是富裕中农,书中的描写看,晚合作化几年,他家肯定还有继续富裕上升。韩百仲的妻子焦二菊少年时家里并不穷,她自己说:要一辈子在家当老姑奶奶。贫雇农家养得起姑奶奶么?她嫁给雇农出身的韩百仲是为了爱情,并因此成为城市工人。书里没说,但我在拉练下乡时期实地体验才知道,这是因为村里的焦姓是集族而居,族里的亲情关系很密切,甚至相当部分的土地是族里的公田。因为焦姓族老势力大,族里的公田数量大,因此可以在灾年救济族里的贫穷孤寡,而私人田地少,你想暴发起来做地主也极不容易,因为族居历史很久,焦姓人很欢迎合作化,虽有富裕户如焦淑红家,他确是积极拥护合作化的,因为这对焦姓族人来说无非是原来的家族生活的变形。他们几百年的习惯已经认为是理所应当的,总不能任由族人流离失所的挨饿吧?同时,焦姓人也不如马姓人活跃,很少外出经商奋斗的,倒是许多人是好庄稼把式。

但是焦姓人经历多年的受压以后,比较重视宗族利益,典型的就是和新政权的结合,曾几乎成为村领导的韩百仲是焦家女婿。焦淑红的父亲早就看出幼女心仪新任村支书萧长春,他也不太反对,尽管二人的背景差距较大。焦淑红的父亲只是叨咕了几次萧长春是焦淑红的叔辈。这很奇怪,二人根本不同姓啊?估计是小说还留有原始材料的影响,因为模型村实际上是萧马两姓。那自然焦长春是焦淑红的叔辈了。

小说给出了那年的生产情况:麦收时村里试打几亩地,麦子亩产180-230斤,注意这是个好年景,大家都认为收成从未有的好。当然书里是归于合作化带来的高生产效率高生产热情。也恰是因为大丰收,马姓为主才提出要恢复初级社的土地分红,因为马姓里的富裕户多,他们的口号是先喂饱自己的肚子后卖余粮。但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严重的矛盾,在前一年的灾荒中,马姓的带头人是带头去外出经商富自己,是萧长春带领焦姓为主的村人辛苦重建家园,明显的合作化后是全村统一建设的,这时候搞土地分红,简直是抢劫焦姓为主的淳朴农民。这时乡领导明显分为两派,复员军人出身的乡党委书记支持一派,大约他和萧长春在部队是战友,也比较同情辛勤劳作的农民。学生出身的乡长支持马姓,道理也简单,支持马姓很容易制造出一个快速富裕的样板,可以向上邀功。他希望因此恢复区长职务。当然小说里是萧长春的胜利,因为这个军人出身的乡党委书记明显是有一根直达天顶的线,那个时代他们由农民变成军人再回复农民的身份有天然的认同感。他们知道只有这种类似族内平均的做法才能避免两极分化的产生,当年他们为了消灭分化的结果揭竿而起,浴血奋战,难道再把死了多少战友兄弟得来的结果恢复回去?

也说一点小说描写的反面人物:马小辫是村里的唯一地主,他实际是个迷信胆小的人,只敢半夜去跪拜他的神祗蒋委员长,在他看来蒋委员长是和西天佛祖等高的。他恨分了他家土地的农民,譬如韩百仲之类。他也采取过联姻措施,任由侄女很早就和村里的保长马之悦通奸到结婚。要知道村里的保长是马小辫家让给马之悦的,应该说马小辫家是马之悦的恩人,而且马之悦年龄远大于马小辫侄女。我的推测是:小说简化了情节,当年的村保长是马小辫的哥哥,他被日寇胡乱杀死后,胆小的马小辫怕死不敢继任,才推举已经家业破落,但常年外出经商,能说会道的马之悦继任村里的保长。马小辫对侄女极为照顾和娇惯,原因也在于马家的财产一半以上是其兄留下的。

还要说明土改,尤其是在东山坞这样的老区,还是很温和的,马小辫家和马立本家的生活水平都远在村里平均水平之上,村里的唯二两个大学生分别是马小辫的儿子和马立本的妹妹,马立本原来也上了大学,但他不好好念才退学的。而被树为焦姓最高学历的焦淑红根本没考上高中。可见焦姓读书传统和马姓还是差得很多。马之悦没上过大学,但从他能清楚严密的记下出入账,降服收服马立本来看其文化水平也不低。比焦淑红差一等的只是初小没毕业。那简直是没法提的水平了。

这本书告诉我们,在那一年,尽管解放八年了,能进入高等教育圈的,绝大部分还是原来的地富子弟,所以当年上大学要政审是不得已的。这不纯是一个制度问题,而是历史的差距你没法在8年内补上,东山坞是抗战时的老根据地,没等1948年解放大军进关,就是根据地中心区了。马小辫家早就被没收了土地,他家还是留下了许多财产,部分是马小辫侄女的嫁妆,许多年后马小辫侄女还以嫁妆丰厚自居,也可能是因为马之悦的关系。

但是焦淑红家是富裕中农,却上学很晚,她初中毕业家乡遭灾,按小学6年初中3年计算,她也就是1948年上的学,她12岁才上小学。再早不行,家乡没有学校,想进入通州、北京的学校她家没那个财力。而马小辫马立本家产生3个大学生,就算那年才上大一,也是1947年开始上学。若考虑马立本大焦淑红好几岁,他的妹妹至少在北大上大三。马小辫的儿子在共产党的大学里天天贴大字报说:轮流做庄,tg下台,杀tg的头。你让浴血奋战了22年的怎么想?

评分

参与人数 1小钱钱 +10 收起 理由
校长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19 天

[LV.8]自由蓝兔

发表于 2018-1-20 14: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526 天

[LV.9]镰锤红兔

发表于 2018-1-20 12: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是后边被禁了吗?很小的时候只看了一半,再也找不到下半部分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淘到

签到天数: 1179 天

[LV.10]奔月玉兔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8: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艳阳天》三部曲,网上可以下载。看完了对“包产到户让人民吃饱”肯定有新的认识。
  收起(2)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0 21:32:03 来自爪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6 13:08:54 来自爪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39 天

[LV.5]行商脚兔

发表于 2018-7-4 15: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1179 天

[LV.10]奔月玉兔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6: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暴风舞 发表于 2018-7-4 15:23
我怀疑你没看过这小说

手边有一套,你要问什内容,可以随时回答你
  收起(4)

签到天数: 1179 天

[LV.10]奔月玉兔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17: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暴风说他看的小说和我说的有偏差,什么偏差?
举例说,爱情?小说里明确提到焦淑红很愿意和萧长春相处,但她爹一直说萧是她的叔辈。
马之悦早年家境败落,他能当村里的保长来自马小辫的全力支持推荐,原书说马小辫家自明代以来就是村里首户。畏惧鬼子屠杀退出村长位置。
我去过焦庄户拉练,根据村里的实际情况——马家有多个人当过村长,有人死在抗战中鬼子的屠杀。所以我给了一个自己的解释,马小辫家是他哥当村长,被鬼子杀后,胆小的马小编不敢接任,才推荐了马之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 ICP15004587-1  

GMT+8, 2018-8-17 02:37 , Processed in 0.132371 second(s), 4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